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严飞的博客

我们的理想主义怎么消逝了?

 
 
 
 
 
 

我要的香港(内地简体版)

2013-3-7 17:36:47 阅读3936 评论2 72013/03 Mar7

《我要的香港》,浙江大学出版社,2013年1月

欢迎朋友们踊跃购买。当当亚马逊京东、淘宝、全国各大书店均有销售

豆瓣地址:http://book.douban.com/subject/21323414/

我们多么希望香港也像海明威笔下的巴黎,只要你年轻的时候住过,它就永远跟着你,无论将来去到何处,它都一辈子活在你的心里。可是我们知道,事实往往并非如此。许多人来了,然后又走了,过客而已,香港不在他们身上留下一抹痕迹。

严飞这部新著,我一页一页读下来,竟然有些感动。一个内地来的年轻人,待过斯坦福、牛津,前途大好;可他念念不忘我的这座城市,我的香港。他想念的,居然就是那些书和人,香港之硬块。这么用心去为他们留下纪录,回应他们发出的声音;严飞不只看到了香港的方便,而且还看到这些不便,甚至看得比绝大多数本地人还认真。离开之后,为什么他最怀念香港的书店,原因之一是香港的那些硬核使得这城意外成为三地书籍汇聚的结点。但更重要的理由,我想,就像一片水泥地上从裂缝理勉力探出头来的小白花,这么稀少,这么显眼,比起繁华似锦的大花园,它的确更加叫人怜爱,也更加叫人难忘。

—— 梁文道

作者  | 2013-3-7 17:36:47 | 阅读(3936) |评论(2) | 阅读全文>>

我要的香港

2012-6-8 21:33:02 阅读4464 评论4 82012/06 June8

内容介绍:

「書店是每一個愛書人靈魂深處可以為之依託的一種精神上的體認,而這種體認也讓一座城市的讀書人得以 找尋到屬於 自己的群體和空間,不至於迷失在烏托邦式的純精神臆想之中。尤其對於香港而言,這份體認 彌足珍貴。現實的浮躁與功利已經讓香港頭上那頂『文化沙漠』的帽子愈帶愈高,但那些在城市轉角間 、舊樓陋巷中豪不張揚的小書店,卻是這座城市散發出的最後一束流光,溫暖而柔軟。我希望這束流 光可以繼續保持著自己的光亮;如果再奢侈一些,我希望它還可以穿透這物質世界的種種流毒與陰霾,點燃我們心中的光亮。」

梁文道:

「嚴飛這部新著,我一頁一頁讀下來,竟然有些感動。先是感動於這座城市,環境如斯不利,但還是有這麼多人在看書、寫書、出書、賣書,他們究竟是為了甚麼?這裏不是大陸,知名作者可以享有不錯的社會地位,一本新書的消息能夠登在幾十份報刊上面;這裏沒有掌聲,你唯一聽得見的反響通常是自己獨白的回音。既然如此,他們為的是甚麼?我又感動於嚴飛的明白和瞭解,一個內地來的年輕人,待過史丹福、牛津,前途大好;可他念念不忘我的這座城市,我的香港。他想念的,居然就是那些書和人,香港之硬塊。這麼用心去為他們留下記錄,回應他們發出的聲音;嚴飛不只看到了香港的方便,而且還看到這些不便,甚至看得比絕大多數本地人還認真。離開之後,為甚麼他最懷念香港的書店,原因之一是香港的那個硬核使得這城意外成為三地書籍匯聚的結點(另一種香港的方便?)。但更重要的理由,我想,就像一片水泥地上從裂縫裏勉力探出頭來的小白花,這麼稀少,這麼顯眼,比起繁華似錦的大花園,它的確更加叫人憐愛,也更加叫人難忘。」

作者  | 2012-6-8 21:33:02 | 阅读(4464) |评论(4) | 阅读全文>>

没有人不爱春风

2012-3-17 8:25:30 阅读4368 评论5 172012/03 Mar17

陈之藩1925年出生于河北,先后获得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科学硕士学位、英国剑桥大学电机哲学博士,曾在美国和台湾多所著名大学从事电机工程教学与研究长达五十年。但他最为世人所津津乐道的,却是他的散文。

余光中曾在《沙田七友——陈之藩》一文中戏谑陈之藩是“世界上最懒的散文家”。 事实上,陈之藩一生中只出版过寥寥数十本散文集,数量很少,但是在台湾《联合报》副刊评选的二十世纪五十至九十年代“台湾文学经典”中,陈之藩的《剑河倒影》排名却仅次于梁实秋的《雅舍小品》。他的《谢天》、《失根的兰花》、《寂寞的画廊》等多篇散文,也长期被收录在两岸三地的中学语文教科书中,早已经成为脍炙人口的名篇,是多年来启蒙一代又一代年轻学子对文学世界想象的必读文章。

陈之藩年轻时求知若渴,频和胡适、沈从文、金岳霖等学者书信往还,甚至因此一度被梁实秋戏称为Man of Letters(书信之人)。1947年,还在北洋大学电机系念大三的陈之藩在广播里听到胡适一段题为《眼前文化的动向》的演讲,就提笔写了封长信给胡适,“提出几件疑问和一点感想”,被胡适随后在《我们必须选择我们应走的方向》一文中,作为听者就其演讲的回应专门摘引了出来。陈之藩在读到这篇文章后,再度去信(1948年2月28日)。这一次,胡适很快就回复了陈之藩,并在信中告诫,青年一代认识眼前的世界需要培养自己独立的思考与判断。就在这一封封书信的来鸿去雁中,陈之藩与胡适的友谊越酿越醇厚,并从此成为忘年之交。两人书信的内容,由读书时的趣事,到国家的前途兴亡,以至“形而上学”的哲学话题,无所不谈。难怪也常与陈之藩有通信的董桥曾经总结过

作者  | 2012-3-17 8:25:30 | 阅读(4368) |评论(5) | 阅读全文>>

制度建设与国人素质

2010-11-14 17:21:42 阅读5739 评论8 142010/11 Nov14

国人素质低,连带着中国人的劣根性,都因着上海世博会而被媒体挖掘出来,曝露在聚光灯之下。随地乱丢垃圾、翻越护栏插队、假扮残疾人走绿色通道、液晶电视上的U盘以及3D眼镜屡次被偷、德国馆门前高喊“纳粹、纳粹”……凡此种种缺乏文明和基本修养的行为,无不让人惊愕,继而反思,为什么一场旨在提升国家形象和民族崛起的盛会,反却演变成了一个受人诟病的道德洼地?

难道仅仅只是国人素质低吗?未必见得。这次暑假,我利用短期回国的机会,也去参观了一次世博,并且还为了体验排队的苦趣,专门挑了沙特馆排队。这其中,有两件事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第一就是在很多地铁站里的自动扶梯,绝大多数乘客们都会很自觉的站立在右侧,将左侧的通道让给有急事的人先行。以前在香港工作的时候,搭乘自动扶梯左行右立早已内化为每日生活中必须遵守的一项行为规范,以至于有段时间每次回到内地,看见乘客哄挤自动扶梯的场景时都会皱眉。两相比较,上海今年的进步无疑是非常明显的。第二件事情发生在沙特馆排队的时候。排队的过程中秩序井然,虽然等候的时间十分漫长,但天南海北的游客聚集在这么一个狭小的空间里,也有说有笑的互相攀谈起来,甚是其乐融融。可惜天有不测风云,排到一半的时候突然下起了台风雨。原本遮阳用的棚子完全抵达不住凶猛的暴雨侵袭,不少低洼一点的地方,地上的积水已经没过了小腿,游客们只能选择站在护栏边的长椅上。这个时候整个排队的秩序开始混乱和骚动起来,刚才还相谈甚欢的游客们都开始争先恐后的翻越护栏,以期能避开有积水的地方,早点入馆躲避风雨,而原本维持秩序的安保人员和武警这个时候似乎也完全找不到踪迹了。混乱中,我就看到3名金发的老外,依仗着自己人高马大,一连跨过五道护栏,冲在了不遵守排队规则的最前面。

作者  | 2010-11-14 17:21:42 | 阅读(5739) |评论(8) | 阅读全文>>

博士生们都在读什么书

2010-8-3 15:55:27 阅读41238 评论371 32010/08 Aug3

博士生们都在读什么书?我一直都在好奇这一问题,是因为我发现至少在我接触下来的博士生里面,无论是理科博士,亦或是从事社会科学的,会主动读书者,似乎凤毛麟角。

常理而言,学问做到博士阶段,这一路的书自然读的不少,对于挑灯夜读的读书之苦也肯定都有着切肤之痛的记忆,但倘若撇去所有因课程要求而布置的读本,因论文写作而参考的书目之外,仔细想想,又有多少杂书、闲书、枕边之书、无关痛痒之书、不务正业之书、信手拈来之书,会是我们这些博士生们因兴趣而发,主动去阅读的呢?

前几日和一位牛津毕业的博士生聊天,当谈及他所攻读的管理学领域时,他可以就某一篇论文所阐述的观点侃侃而谈,但当话题移到某一社会议题时,他炯炯的眼神就会黯淡下来,不自觉缩在角落里,而难以将对谈继续。

在专业学科领域,我相信我这位朋友定会做出卓越的贡献,但我总感到有小小的遗憾,遗憾他在人文底蕴和人文识见上的缺乏,而这根源所在,就是年少正好读杂书的黄金时期,阅读的时间都交给了专业的学科读物。其结果,专业知识突飞猛进之余,学养气质却无法跟上,那种对于文化的敏感、对于政治的关怀,以及对于忧患的反思,都会于潜移默化间欠缺下一份自省的批判意识。

所谓术业有专攻,系统而专业的学科训练自然是必须,但过于专注于某一单一学科的专业强化,特别是对那些需要自由思想的社会科学领域,包括社会学、政治学、经济学、管理学等,过分强调技术和职业化的训练而忽略人文内涵的拓展,其结果,就是李泽厚在九十年代就曾提出过的“学问家出现,思想家退出”的学术走向。读书本该是一种心灵的活动、思想的激荡,然而在大多数博士生的长期“

作者  | 2010-8-3 15:55:27 | 阅读(41238) |评论(371) | 阅读全文>>

这是谁的城市?——我城这三十五年

2010-3-19 15:05:14 阅读6154 评论1 192010/03 Mar19

这是谁的城市?上世纪七十年代中,香港作家西西在其经典作品《我城》中提出了这样的疑问。2009年的最后一天,凌晨1点半,我正坐在周思中的家里,和朱凯迪聊香港这几年涌现出的公民抗争与保育运动。我们都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就是这几年,香港人迸发出了一种“这是我的城市,我要参与它的规划和决策”的决心和行动力,而香港一群八十后的年轻人,更是凝聚成运动的主力,他们通过各种方式积极介入社会议题,并感染着新一波青年人的参与。

周和朱都是香港“本土行动”的核心成员。2006年底,香港政府正式启动了中环第三期填海工程,曾陪伴香港人一个世纪之多的天星码头遭遇清拆。在推土机的巨大咆哮之下,“本土行动”宣告成立,他们通过集会、辩论、出版刊物等形式,呼吁港府重视对承载香港故事之公共空间的保育,以保存香港人共同的集体记忆。三年后,这座城市里,反高铁的洪流正在汇聚;立法会门外,日夜苦行的青年也在以一种平和的方式表达自己对公义和尊重的诉求。

我一直感到很好奇,以周和朱为代表的这一代香港年轻人,他们投身社会运动的巨大力量和热情从何而来——这里,不是被人们称作“浮城”,不是被贬喻为“借来的时间,借来的地方”吗?为什么在他们身上,我似乎又重新看到一个充满了活泼、进取、冲劲、动感和开放的城市,就好像西西《我城》中七十年代的那个香港。

七十年代的香港,是一个充满着朝气的城市。在总督麦理浩的社会改革之下,港府先后创立了廉政公署整治官员贪污,设劳工署调解劳资纠纷,同时启动长期建公屋和居者有其屋计划,以及九年制免费基础教育,从而打下了香港上世纪八十年代经济高速增长的基础。而七十年代末内地

作者  | 2010-3-19 15:05:14 | 阅读(6154) |评论(1) | 阅读全文>>

我们这个时代的理想主义

2009-10-10 8:35:28 阅读5607 评论5 102009/10 Oct10

每年6月都是美国各高校毕业的季节,一段诚挚意切的毕业演讲,则是毕业典礼时万众期待的重头戏。一般而言,各高校所邀请的演讲嘉宾皆是社会精英人 士,譬如05年斯坦福就请来了苹果公司创始人乔布斯,去年请了美国顶级脱口秀节目主持人奥普拉;07年哈佛请了当年的辍学生比尔盖茨,去年是《哈利波特》 的女作者罗琳。当这些嘉宾站在演讲台上,面对着台下即将踏入社会大展宏图的毕业生时,他们通常都会以一段浓烈的充满理想主义色彩的故事为纲目,将理想主义 与自由主义融入到现实主义的实用准则中,鼓励这些年轻人要担负起历史的使命。社会前行和历史进步的目标首先是道德,其次才是政治、经济和技术。只有个体在 心灵与精神上秉持着对勇气、荣誉、希望、自尊、同情和宽容这些价值观的坚持与爱,以及对民主、自由、平等这些理念的不懈追求与奋斗,才可以为社会、为国家 提供源源不断的正义与力量。

今年,哈佛请来了美国能源部长、诺贝尔奖获得者朱棣文,而斯坦福则请来了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安东尼·肯尼迪(Anthony Kennedy)。前者的演讲主题是关于环境能源保护与人类可持续发展,在气候危机面前,每一个人都有参与帮助改进这个世界的责任,因为每一个人在未来都 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而后者的演讲主题则强调了捍卫法治与自由的重要性。自由和法治是在法律中被时时提出的一个重要命题,对此,这位1988年就由里根 总统提名出任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法律人自然深谙于心。法律人信奉的理念,是法律可以给人以自由,因为法律是我们这个时代使人人都能寻求和获得正义的工 具。法治代表着正义、公义、尊严和法律至上的威权,而自由则代表

作者  | 2009-10-10 8:35:28 | 阅读(5607) |评论(5) | 阅读全文>>

文化承担哪里去了?

2009-8-3 14:31:47 阅读4613 评论4 32009/08 Aug3

明报世纪副刊的主编马家辉曾经在自己的博客上说过一个小故事,《信报》被小小超人李泽楷收购之前,因为老板林行止的缘故,一直坚持走的是文人办报的传统路线。有一次马家辉在收到林行止寄赠的新书《意趣盎然》时,曾仅仅为了信封上那姓名和地址是由林行止所亲笔书写而高兴的不得了。什么是文人办报?大概就是报老板会亲自在信封上写字的报社吧。

可惜的是,这早已不是副刊主领文化风骚的年代,在商业利益和文化责任之间寻求平衡,也终归不是纸笔春秋的文化人所擅长的。其必然的结果,只能是妥协之后的不甘心退让,资本滚滚洪流之下,文人办报在经济挂帅的香港终于还是走到了尽头。

这几多年来,香港的文化人一直都在强调,香港绝对不是一个文化沙漠,对此我深表认同。当我和一些有理想有热情有抱负的香港人在一起工作时,我可以感受到他们的努力,特别是年轻媒体人对于文化承担的那种强烈意识,是一种难能可贵的抗争姿态。

但是具体到实际的操作层面上,却又往往心有余而力不足。因为在香港报业看来,文化承担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亏本买卖,无法在市场中赢得生存。香港大学新闻及传媒研究中心曾经举办过一场名为“华文报纸的文化承担:广州、台北、香港的视野交错”的座谈会,会上香港传媒人提出了“有限度的文化承担”和“承担递减法”的概念,大意就是当香港报社总编“当然要有承担”,报社老板“我们来承担”的诸种承诺之下,承担却在市场、体制和认同这三大因素的共同作用下一层层递减,最后变成了零,甚至负数,于是只好悻悻然地冀望于“有限度的文化承担”。很明显,这是理想遇挫、热情碰壁之后却又心有不甘的最佳写照。

市场需要的是快

作者  | 2009-8-3 14:31:47 | 阅读(4613) |评论(4) | 阅读全文>>

对香港最大的留恋

2009-7-6 16:03:08 阅读1589 评论14 62009/07 July6

在离开香港之前,很自然地被所有朋友问及一个相同的问题:你对香港最大的留恋是什么?“书店”。每一次我都会毫不犹豫地回答。

这样的回答每一次也都会招来朋友们惊奇的眼光,他们接着会问我,你离开家乡南京,离开上大学的城市上海时,所留念的也会是那里的书店吗?

对于这个问题,我反而犹豫了很长时间,似乎我最怀念的,反而是南京的城墙,上海的弄堂。不错,南京和上海,都有环境优雅,适合消磨一个下午的宽敞大书店,也有大学周围那些小巧但充满了无穷文化气息的人文小书店。香港呢?那些逼仄杂乱,愈搬愈高、愈高愈少的二楼书屋,那些永远抢占畅销书榜前列的投资理财、运筹八卦、政治秘闻类杂书,以及那种愈发凋敝的读书氛围和文化气息,似乎越来越成为我笔下批评的对象。

香港不是一座读书的城市,这似乎早已经以“公理”的形式成为人们的共识:香港太喧闹,太商业,太吵杂;购物天堂、美食之乡、动感之都、国际金融中心,每一句耀眼的标语口号都在渲染着这座城市的动感新潮和它的物欲横流。按照陈冠中的话说,香港社会的普遍心态,就是“没什么原则性的考虑、理想的包袱、历史的压力,不追求完美或眼界很大很宏伟很长远的东西”。到头来,大学教书的迷股票,媒体做报纸的搞网络,政府当官的帮忙催谷楼市,却唯独缺少了沉得下心来的读书人,以及一座城市本该具有的地标性书店,譬如巴黎左岸的“莎士比亚书店”,旧金山的“城市之光”,纽约的“高谈书集” ,费城的“博得书店”。所以台湾钟芳玲一本《书店风景》,里面没有提到香港,也是理所应该。

这不禁让我想起了60岁才开始写作的英国女作家佩内洛普·菲茨杰拉德(PenelopeFitzgerald

作者  | 2009-7-6 16:03:08 | 阅读(1589) |评论(14) | 阅读全文>>

悲情?天水?围城

2008-9-16 11:28:02 阅读1130 评论2 162008/09 Sept16

  穷困的天水围被社会遗忘,这正是其真正的悲情所在。

  “我就住在这个著名的无人理会的天水围”。

  这是刘国昌电影《围?城》里一句极为普通的台词,一语道出了香港最大的悲情和无奈。

  电影在今年香港国际电影节期间放映,故事以香港天水围社区为背景,讲述了一帮隐蔽青年如何在挣扎之下沉沦犯罪的故事。这其中被导演所刻意聚焦放大出的黑暗和丑陋,与7月下旬公映的许鞍华新片《天水围的日与夜》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天水围的日与夜》也是一部将镜头对准香港天水围社区的电影,导演许鞍华意欲通过再现天水围两个家庭简单的日常生活,来展示出人性的温情。然而当电影里出现独居婆婆为了省钱,只买十元钱的牛肉,炒出两碟菜心牛肉,一餐作两餐吃;寡妇母亲为了获得免费派送的纸巾,叮嘱儿子步行到很远的便利店购买报纸这些小细节时,我们感受到的,依旧是天水围的叹息与辛酸。

  天水围地处偏远的香港新界元朗区,是香港人眼中的“悲情市镇”:虽然该社区只有区区二十七万人口,却是全香港最多内地新移民,最多失业人口,最多低收入贫困人士,最多单亲家庭,最多独居长者和最多青少年问题的社区;同时,这里也是全香港就业机会最少,公共及康乐设施最少,社会服务最少,居民外出交通成本最昂贵的社区。在贫穷、失业、孤独、压力以及社会适应等问题重重影响之下,这里的居民找不到合适的途径宣泄压力,悲观氛围郁积,于是就如同《围?城》的情节一般,发生了一宗又一宗震动整个香港的家庭伦常惨剧。

  2007年10月,一名领取综援的妈妈把自己只有12岁大的女儿和9岁的儿子捆手绑脚

作者  | 2008-9-16 11:28:02 | 阅读(1130) |评论(2)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海外 美国

 发消息  写留言

 
思想之业是危险的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代表作品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标签

 
 
数据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